null版本下载

   > 看到背着江小芽出来的人,许多人都愣了愣。

   裴戎!

   没想到竟会是他。

   曾经跟颜璃定亲的人,现在已然成了她的哥哥。所以,连背她上花轿的活儿都做了。

   如此,以后若想说裴戎对颜璃余情未了什么的,都可以省了。人家现在只是兄妹,没别的。

   看裴戎背着颜璃走过来,四爷抬步上前。

   “颜璃,别睡了,你家王爷来接亲了。”

   “我没睡,我激动到心都快跳出来了,怎么可能睡的着……啊哈……”

   小声回答,最后是一声哈欠。

   裴戎听到,嗤笑一声,看看四爷,靠近一步,低声道,“听到你来迎亲,我看没看到她激动,我只听到她念叨着说你来太早了耽误她打盹了,唔……”吃痛,低呼。

   看颜璃趴在裴戎肩膀上,在他臂膀上掐了一下打断他的话。

   裴戎一言,颜璃一举,两人并未觉得有什么。

   活力美女柚子

   可四爷感觉扎眼了!

   裴戎和颜璃这是想表现兄妹情深吧!只是,裴戎这一身暗红的衣服,配上颜璃这身喜服,落在四爷眼里,怎么看他们都是在上演‘伉俪情深’‘打情骂俏’。

   一念出,四爷嘴角垂了垂,明明他是正儿八经的新郎官,现在搞得来抢亲似的。

   本来裴戎背颜璃上花轿,四爷还觉得挺好。现在,感觉想错了。

   “送王妃上轿吧!”

   “是。”

   颜璃坐上花轿,四爷拍怕裴戎肩膀,照着刚才颜璃掐的地方用力拍了拍,转身离开。

   看花轿走远,看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随着离开,看颜府瞬时静下,颜子清直接关门,在床上挺倒。

   太子,二皇子,三皇子,裴家一帮子,再加上所有重臣之子,所有的皇亲重臣都跟着来了也就算了。竟然连兵士也带上了,逸安王这阵仗,知道的他是来迎亲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抄了颜家的。不过……

   颜子清此时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,四爷抄了颜家说不定是早晚的事。

   颜璃出嫁了,颜家也没什么用了,四爷卸磨杀驴,还用犹豫吗?

   这是颜家办的最风光的一桩亲事,却也是最让人心里不舒服的。

   颜子清有此态度,而一个人这种感觉更甚,那就是颜亦柔。

   此时人躲在暗处,看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走远,心里满是苦!

   看看颜璃当下的风光,在对比她出嫁时的场景,那已不是寒酸,而是心酸荣。

   到此她方才明白,什么风花雪月,都没荣华富贵来的实在。只是可惜,她明白的太晚,太迟了。现在已没有她后悔的余地了!

   镇国府

   “祖父,我回来了!”

   看到精气神十足的裴戎,裴老太爷眼底溢出一抹柔色。只是在看到他身上那身衣服后,眉头就皱了起来,“你早上穿这个去送亲的?”

   “嗯,你不是让我穿的喜庆点吗?”裴戎看看自家身上的衣服,完全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。

   “我是让你穿的精神点,可没让你穿的跟新郎官一样。”裴老太爷看二傻子似的看着裴戎。

   听到裴老太爷这话,刘凛看着裴戎,恍然大悟,怪不得之前他看四爷看世子脸色怪怪的,原来是因为这个呀。

   裴戎也恍然明白,“怪不得我觉得今天四爷拍我肩膀的力道有点重。当时我还以为四爷在‘重重的表感谢’现在看来倒是我想错了。”说完,摸摸鼻子,随着又笑了起来。

   被自己突然犯的蠢给逗笑了。

   “四爷成亲,结果你弄得差点搞不清新郎是哪个?好,你做的可真是好呀!”

   裴戎听了,看着裴老太黑道,“祖父,您老这是训我吗?我怎么感觉是在夸我呢!”

   裴老太爷瞪眼,“少废话!把衣服换了,跟我去王府喝喜酒去。”

   “是。”

   看裴戎乐呵呵的走了,裴老太爷叹了口气,心里却也松了口气。

   纵然有救命之恩在,裴戎对颜璃也并未生出什么别的感情来,这是好事儿。

   ***

   颜璃和四爷成亲了。只是,颜璃可还未及笄呀!所以,今天的洞房花烛,四爷会怎么做呢?是顾忌颜璃年纪小,忍着?还是,把该做的都做了,让整个大越都知道,四爷也是会亟不可待,也是相当不要脸的!

   敬着酒,恭贺着,心里满是好奇的翘首等待着。

   今天晚上,四爷会不会入洞房,将是最大看点。

   看点?看点个屁!

   看着被布置的喜庆无比的王府,宇文婉儿心里嗤笑,阵仗搞得倒是挺大的,让人看了还以为他很行一样。

   其实呢?四王爷不入洞房,绝对不是因为顾忌年岁小,就让自己忍着,委屈着。而是他自己根本不行。

   这世上,有的男人不近女色,真的是因为清心寡欲。而有的人,存粹是因为有心无力,身体不行。

   四爷,就是后者。

   宇文婉儿想着,长叹一口气,只是可怜了那位小王妃呀。还没及笄,就开始守寡了,这一辈子有的熬了。

   带着同是天涯沦落人,都是同命相连可怜人的心情。在四爷大婚这日,宇文婉儿完全不嫉妒,只是带着对颜璃满满的同情,在这里长吁短叹。

   玲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看着宇文婉儿。自从勾引了逸安王几次之后,这位公主就彻底变了,变成圣母了。

   对着每一个成为四爷人的女人,心里都充满了怜惜。所以,之前还抱着成为四爷侧妃的陈怜儿大哭了一场。那样子,好似谁死了一样。吓的陈怜儿也跟着哭了起来。

   想到两人抱头痛哭的画面……玲珑嘴角抽搐,再次无语。

   宇文婉儿:此生她不求别的,只求给大越四王爷守一次孝。

   他死了,她也就解脱了。

   皇宫

   皇上坐在床边,看着气色不佳的太后,关切道,“母后身体可好些了吗?”

   自四爷和皇上失踪那日,太后担忧过度就病倒了。当下,已缠绵病榻多日,皇上做为孝子,自然担心。

   太后颔首,“哀家好多了,皇上不用担心。”

   “那朕就放心了。儿子可一直在准备着给母后办百岁大宴呢。”

   听到皇上这话,太后脸上不由漾起笑意,“皇上有此孝心,哀家已心满意足。”说着,转而道,“墨昶今日大婚可还顺利吗?”

   “嗯,很顺利!”

   成个亲,连军营的兵士都带上了,能不顺利吗?那阵势,据胡全回来禀报说,不像是迎亲,更像是劫亲。再加上,墨昶那股谁敢坏他亲事,他就灭人满门的气质。谁敢在这个时候上前捣乱,那不是找死吗?陈氏可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   “看来墨昶对颜璃真的是很中意呀!”太后说着,叹了口气道,“也是,毕竟颜璃命格特殊,墨昶稀罕也是正常。”

   太后这话就是说四爷野心勃勃没错。

   皇上听了,看了看太后,开口,不紧不慢道,“母后想多了。其实,颜璃命格很平常,并无任何特殊之处。所谓的凤命,还有前几日所谓的克夫之命,都不过是歹人作祟而已。母后切不可人云亦云,免得引起更多误会。好了,母后身体不适早些歇息吧!”

   皇上说完,在太后变幻不定的神色中,起身离开。

   太后看着皇上的背影,心里满满都是惊疑。不明白,皇上态度为何大变?

   墨昶如此,皇上不但不忌惮,怎么反而还帮他说起话来?这是怎么回事儿?

   胡全垂首静静跟在皇上身后,对皇上态度的改变,他心里多少清楚……

   【皇兄,颜璃是一国之母的命格,若是被坐实了。那,日后本王若是是真的做了皇帝,是不是也算名正言顺?无人会说本王是谋朝篡位,反而会说是天意使然呢!】

   【皇兄,臣弟从无称帝之心。但,你若先给我定了篡位的罪名,且开始讨伐和威逼于我。那,我为了保全自己,可能会做出许多不得已而为之的事,想来那也并不是皇兄想看到的……】

   在皇上和四爷失踪时,当时胡全也随着坠落在了皇陵密道。以上是他昏迷之前听到的话。而之后,又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知道了。

   但可以确定,皇上态度的转变,跟四爷的话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   若颜璃是一国之母的命格被坐实了。那,日后我称帝,是不是也算名正言顺。

   四爷这一句话,对于皇上来说是警告,确实也是提醒。

   所以,颜璃一国之母的命格,绝对不能被承认。不然,不但动不了四爷,反而是成全了他。

   如此,皇上改口也在意料之中。

   而,皇上这明确的态度出,想来对颜璃凤命的命格,也就没人再敢轻易提及了吧。

   这对颜璃来说,无疑是一件好事。

   想着,胡全一时怅然,果然是人各有命呀。

   颜璃……

   身世不堪,秉性不佳,脾气不好,还曾与与裴戎定亲又退亲,还各种流言不断。

   说她声名狼藉,都不为过。

   可是,她在今日还是风风光光成了大越王朝的四王妃。

   由此可见,四王爷对她是真的很喜欢吧。

   逸安王府

   一番热闹,满府闹腾,等四爷回到新房时,已是满身的酒气,连脚步都有些不稳。

   “皇兄,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。所以,你可不能对我们甩脸子。”

   因为六王爷这一句话,四爷被灌了不少的酒。

   包括现在,他们竟然还得寸进尺的跟进来,要看新娘子。四爷当即就不高兴了。

   “元通,送客!”

   “是!”

   “皇叔,闹洞房这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,您可不能坏了这喜庆!”太子笑呵呵道。

   “太子殿下说的对!皇兄,你可不能这样。今天大喜的日子,你连皇嫂都不让我们见,这可是说不过去!”六王爷也是满身的酒气,带着点点醉意道。

   “皇叔,你今儿个可是不能跟我们计较!”

   “对,不能计较,不能计较。”

   裴戎站在一旁,看太子,二皇子,还有六王爷等人,可劲儿的闹腾四爷,没跟着凑热闹,可也没帮着解围的意思。

   大婚嘛,就是要热闹。

   四爷才不管他们说什么,反正想看新娘子就是不行。

   “出去,送他们出去,叫他们各府的下人来领人,别在这里烦人!”

   “是……”

   应的话还未落,就看六王爷突然将脚边凳子踢到,随着大呼一声,“皇兄,小心!”

   一声惊呼,让本静坐在床上,就想做个安静新娘子的颜璃,本能的拉下了头上盖头,抬头望去。

   颜璃看过去,看到安好站着的,一声红色喜服的四爷,null版本下载就知道自己被忽悠了。

   而看颜璃掀开盖头,看她上当了,众人笑了。而看着那张精心打扮过的面容,不由被惊艳了一下。

   颜璃长得好看,都知道。只是没想到精心打扮过后,会这般好看!

   粉雕玉琢,明媚娇艳,灵动可人!

   少女的纯真,小女人的娇媚。犹如一朵芬芳的娇花,勾人亦诱人。

   二皇子看看颜璃,笑着夸赞道,“皇叔,怪不得京城人都盛赞皇婶样貌倾城,看来此话一点不假。”

   话落,只看人影闪动,一道红色的人影眨眼间到床边,颜璃也只感眼前一花,随着一只大手落在她头上,头被按到了怀里。

   “谁让你把盖头掀开的。”训一句,隋道,“元通,传护卫,将他们都给我扔出去!”

   看着那将媳妇儿护在怀里,看都不让人看的人,裴戎扬了扬嘴角,抬脚走了出去。

   二皇子看形势不妙,赶忙认错,“皇叔,侄儿知错了!”

   “皇兄手下留情呀,啊……”

   在一阵笑闹中,在王府外看热闹的,眼看着逸安王府的护卫,将太子,二皇子,六王爷等闹得太凶的几个人,直接给扔了出来。

   让人看了不由好笑。

   大喜的日子,四爷不止甩脸子了,还动手了。

   “原来四爷还有这样一面呀!还真是从未见过。”

   去王府喝到喜酒的官员,想到四爷大婚时的样子,心里都是这样一种感觉。

   “公子,我是以为你摔倒了,担心你,才掀喜帕的,我这应该不算是犯错吧!”

   看皱着眉坐在床边,一脸不喜的四爷。好吧!咱不讲道理了,咱认错吧!谁让他喝了酒就变可爱呢。

   “都是我错了行不行?别生气了!”颜璃说着,抬手给他顺顺心口,“今天是我们成亲的日子,你这样绷着脸可不好。”

   四爷看看她,没说话,只是拿起床上的喜帕又重新给她盖上了。

   盖上,再给她掀起。

   喜帕掀起,看颜璃那张带笑的小脸。四爷嘴巴微抿,知道她在笑他幼稚!

   “相公,你今天真好看。”

   相公?!

   听到这两个字,四爷眼眸微缩,心头麻了一下,抬眸看向颜璃,“你可真随便。”

   相公,这样的称呼,她就这样轻易脱口而出了。他都还没准备好!

   听言,颜璃低笑出声,眉眼含笑的看着四爷,“那是因为我在偷偷练习过了。”

   偷偷练习过?

   “练习好了准备喊谁?刘家小哥吗?”

   颜璃听了,看着四爷正色道,“相公,你这样经常提及他,我还真是想忘都忘不了。”

   “那就别忘,好好在心里记着……嗯……”话没说完,腰身一紧,人被扑倒在床上。

   “相公,我们什么时候洞房呀?”

   看颜璃趴在他身上,还一副颇为期待的样子,四爷面皮紧了紧,随着开口,开口声音一片暗哑,“去沐浴!”

   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   看颜璃放下喜帕,麻溜跑向洗浴间,四爷眉头不经意皱了皱,她这是懂事了?识趣了?还是,吃药了?

   在这事上,她可是连配合都少,更别提主动了。今天倒是不同的很!

   自然不同,今天怎么也是新婚夜。

   今夜月色正浓,今夜四爷太美,大干一场,才不辜负这良辰美景,才不扫男人兴致。颜璃将自己洗的白白嫩嫩的,香喷喷的,坐在床上,对着四爷道,“相公,该你了!你快去洗澡吧!我在这儿等你。”

   四爷看看她,一言不发,抬脚往洗浴间走去。

  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,总感觉这会儿有点晕。

   守在外的武安和武佑,看看新房内跳跃的烛光,对视一眼,心情一时也是感慨万千。

   主子终于成亲了,感觉真的是很不容易呀!

   不过比起主子,他们好像更不容易,因为他们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成亲。

   满腔精血空对月,难熬呀。

   屋内,四爷从洗浴间出来,颜璃给他擦拭着头发道,“相公,我昨天给你送来的那颗药丸你吃了吗?”

   “本王为什么要吃那个?你在瞎担心什么?”

   担心他洞房无力?多余!

   未看到四爷不愉的表情,只是听到他的话,颜璃道,“我担心你今天喝多了,对着满朝百官显露酒品,把他们都吓着了,才给你送来的。”

   听言,四爷眼帘动了动,转头看了看颜璃,“你那个药丸是……?”

   “解酒的呀!”说着,顿了顿,歪头看看四爷,“不然,你以为是做什么的?”

   四爷不想回答。

   颜璃眨巴眨巴眼,难道……

   “相公,你不会以为我送来的是……”

   “啰嗦!”低斥一声,伸手拿过颜璃手里的棉布,“废话那么多做什么?留点力气做别的吧!”说完,起身将她拦腰抱起,朝着床上走去。

   “公子,你头发还没擦干呢。”

   “无碍!反正就是擦干了,一会儿还会汗湿!”

   这话,黄了!

   虽然洞房出力,流汗是必须。可听四爷爆黄,感觉还是新奇又怪异。

   因为每次听到他说黄话,或耍流氓。颜璃总是想到在蕲河时,他面对怡红院姑娘那手足无措的样子。

   曾经的羞涩的大好青年呀,眨眼间也快成老司机了。让人有种岁月是把杀猪刀之感。

   六王府

   “王爷,喝点茶吧!”何一将茶水递过去。

   六王爷伸手接过,喝两口放下,抬手按按自己胳膊,“四皇兄府中的护卫还真是凶悍。”

   将他们扔出来时,一点不带留情的,恨不得把他们摔个稀巴烂。

   闹个洞房,闹到被扔出来,这还是第一次。

   “王爷,老奴去喊大夫过来看看吧!”何一忙道。

   六王爷摇头,“无碍!”说着,又拿起茶水喝了一口道,“你说,四皇兄今天会入洞房吗?”

   何一道,“应该不会。再怎么样,四爷也会等到颜璃及笄吧!不然,四爷脸上也不好看。”

   六王爷听了,笑了笑,“是呀!未及笄就入洞房,确实不好看。”只是,不好看又如何,墨昶这会儿可能完全不顾及什么脸面了。

   所以,他们都还在,他就已经是抱着颜璃不撒手了。现在良辰美景,美人在怀,他哪里还顾得上别的。

   终归墨昶也是男人,也有把持不住孟浪的时候。

   “王爷,皇宫来人,有急事要见王爷!”

   小厮进来禀报道,六王爷神色微敛,要事吗?

   “让人进来!”

   “是!”

   皇宫侍卫到,对着六王爷,紧声道,“王爷,太后娘娘病危,皇上让您即刻入宫。”

   何一听言,心一跳。太会不行了?这太突然了!

   而六王爷听到这消息,第一想到了四爷。

   “逸安王府那边派人过去了吗?”

   “是!已经派人过去了。”

   六王爷听了,眼底漫过一抹笑意,随着起身,“走吧!入宫。”

   温暖,紧致,久违,蚀骨销魂!

   想了许久的事,想念了许久的感觉再次感受到,那滋味儿让四爷头皮直发麻。然,还未来得及细品,刚开始就听……

   “主子,太后娘娘病危,皇上传令让您即刻入宫一趟!”

   当这声音传来,四爷脸色……

   那是洞房之夜最让人刻骨铭心的色彩。

 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今天没二更哈!明天万更

 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   ,